周五晚上,终于下了雨,所以也终于可以乱七八糟多写点松散的东西了... 方法论问题。这个题目太大以至于内容和题目的关联看起来有失偏颇,不过也无所谓,既然被人以为“没有方法论”而鄙视了,这里也就抛出一些伪方法论,总之,就是一些大而空的东西。我并不是说方法论没有用,而是说方法论太有用了,以至于绝不能误解它。难道方法论不是从已经成功的经验中总结出来的吗?如果还没有成功的案例,那么方法论从何而生呢? So,

TCP拥塞控制   Illinois   TCP YeAH  

拥塞避免带来了很多疑惑,本文解开这个疑惑并给出一个实实在在但却很简陋的算法。         其实在基于丢包的拥塞算法中,拥塞避免的过程总是伴随着AI和MD的,不能光说AI而忽略MD。         如果考虑的是基于时延的拥塞算法,AI和MD事实上是不需要的,因为算法会根据时延的变化来调整窗口。         所以说,AIMD是基于丢包的算法中采取的窗口调整方法,其中AI保证了带宽利用率,而M

TCP拥塞控制   tcp vegas  

正文 很多人会认为一个好的TCP拥塞控制算法会让连接加速,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恰恰相反,所有的拥塞控制算法都是为了TCP可以在贪婪的时候悬崖勒马,大多数时候,拥塞控制是降低了数据发送的速度。         我在本文中会针对近期跟业内朋友之间的聊天记录,总结出三言两语。         TCP拥塞控制的终极目标绝对不是加快数据发送的速度,这种理解非常自私且肤浅!它的终结目标是在公平占有带宽的前提下无

TCP拥塞控制   BBR  

近半个月,通过和其他人的交流,我觉得现在可以写一篇关于BBR算法的点评了。公司放假早,前天昨日三五成群地去江门玩温泉(虽然我知道那所谓的温泉是锅炉烧的),闲暇间隙有点想法写点东西,就有了此文。 ... 我本来是答应温州皮鞋老板写这么一篇文章的,但拖到了现在才写。PS:下山的路上,我和小小均唱了一首江南皮革厂倒闭了,而且还被录了下来!明日入川蜀,进藏。唉,这个春节假期我只能休息这么几个小时,却利用这

TCP   BBR   TCP拥塞控制   linux kernel   互联网  

虽然我在这个周六(2016/12/17)荒废了一天而毫无意义的加班,我依然要在次日把上一周的点滴记录下来。以下在2016/12/18下午19时之前的文章,全属周六通宵之作。 可以说,这个周末过得比较水。我已经30多个小时没有睡觉了。周六加班大半天,晚上跟同事打了两个多小时技术电话...你们能想象到跟同事电话里带着形而上的观点聊两个多小时技术,我们对工作该是多么负责啊!我并无意表达我要表现出很忙的意

TCP拥塞控制   BBR  

自从我修改了CDG算法以及Westwood算法之后,通过微信,QQ还有邮件与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进行了交流,本文将这些交流的结论总结一下。 TCP CDG算法有多好? 很多人不屑于这个算法,包括社区的一些自诩清高的人,然而把问题细化的话,如果无法回答“TCP CDG算法有多不好?”这个问题,那就是无知了。CDG有多好取决于你的网络质量,你的网络有多大的概率是线路噪声引发的丢包决定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TCP CDG   TCP Westwood   TCP拥塞控制  

其实这不是我的优化,我是借用了BBR之力。         借了什么力呢?这是我一再强调的,BBR最大的共享不是为Linux贡献了一个TCP拥塞控制算法(它同时在也BSD上被实现...),而是它重构了Linux TCP的实现!借助BBR对Linux TCP实现的重构,很多之前做不到的事情,现在可以做到了。         简而言之,BBR算法对Linux TCP实现的重构中,将以下三件事完全分离:

TCP拥塞控制   TCP CDG  

在BBR之前,业内已经逐渐学会如何判断网络拥塞并且用于TCP拥塞控制了。         再次重申,我鄙视并且非常恶心TCP!         我本来想看看CDG算法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无奈并没有发现什么资料,所以,就像BBR一样,只能由我来写,我不希望到时候再搜索CDG的资源,都是我写的了,请注意,CDG不是腾讯的CDG,而是CAIA Delay-Gradient。虽然CDG在BBR之前,但是我认

TCP拥塞控制   TCP CDG  

上周六写了《 在Wireshark的tcptrace图中看清TCP拥塞控制算法的细节(CUBIC/BBR算法为例)》,收到一封邮件,说我文中的图示画错了。         确实,关于CUBIC,我只说了缠绕,关于BBR我只说了顺延,并没有说具体如何,甚至我没有提一嘴关于重传的细节,更别说在图示里展现了。这是我的错。话不能说一半,因此才写下本文,把另一半也写出来。         炒股的人喜欢看K线

TCP拥塞控制   tcptrace   wireshark  

这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周末,老婆上周从上海回来,这周末小小幼儿园组织去坪山秋游,比较远,因此大家都必须早早起来,而我更加有理由起床更早一些来完成这篇短文,因为要出去一整天,如果早上起不来,一天都没什么时间了。         另外,最近有人问我,为什么我总是喜欢在技术文章后面加一些与技术毫不相关的话,我说,咱们小时候学古文的时候,那些古代的作者不也是喜欢在文章最后写一段毫不相关的“呜呼...”“嗟夫.

TCP   TCP拥塞控制   Wireshark   tcptrace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