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昨天就规划了今天的这篇文章,无奈昨天中午自己喝了将近一瓶的52度二锅头...晚上想着今天怎么着也完了,要颓废难受一天了...没想到早上竟然一点都不难受了,于是就写下了本文。正文之前,还是做个广告,喝酒就要喝高度酒,醉得快,醒的也快。      BGP和IGP的路由黑洞问题在描述企业骨干网(大型企业的内网)之前,我得先来解释一下互联网路由的层次问题,理解了这个,你才能理解企业内网的构建规则,我还

IDC   企业骨干网   网络虚拟化   SDN  

今早5点半起来没有开始写文章,而是去西湾红树林连跑带走折腾了将近20公里,回来后就8点多了...洗了个澡之后坐稳当,开始写一段关于我的故事。         在2014年到2015年期间,我在负责研发一款无线安全网关,其实就是一个VPN,接入设备包括手机,xPad,盒子...这些设备的OS除了iOS之外,基本上都是基于Linux的Android。这个网关一般用于各种需要高性能加密通信的场合,在数据

Netfilter   Linux网络   Bridge   conntrack  

还是抛出老问题,IP地址到底是属于主机的还是属于网卡的?         请看我在2013年的一篇文章《 闲聊计算机IP网络》,此文从技术的角度解释了该问题,本文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释。 ...         这个问题是在帮朋友设计一个IS-IS和IP Anycast相关模块时一起聊到的,由于朋友不想透露更多的细节,我也就不再说过多。仅仅针对问题而解释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现在非常

TCPIP   OSI   IPv6   编址模型  

不管是在工作中,还是平时与技术上的朋友一起讨论关于BBR的问题,都不可避免的会面对“BBR和CUBIC之间的对比”的问题,毕竟CUBIC在Linux平台是默认的拥塞算法,已经好多年了。         现在突然有了个被宣传的神乎其神的BBR算法,如果真的有那么好,那肯定要比CUBIC好,如果真的这样,到底好在哪里呢?如果不是这样,那么问题又是什么呢? 我想关于BBR好在哪里这个问题是不必回答的,因

TCP   BBR   TCP pacing  

上周的文章引发了比较火爆的争论并带来了争议,我比较满意或者遗憾,尽管如此,如果有人真的能明白在文章的背后我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我也就深感欣慰了。还像往常一样,我花周末的时间来总结结束,写点技术散文,同时我希望能在技术上引发同样的争论。         在跟温州皮鞋厂老板聊天时,老板让我从非技术角度重新思考了Google的BBR算法。         很多测试似乎表明BBR的表现非常不错,虽不能保证包

TCP   BBR  

早在几年前就有人说过程序员在35岁以后如果不做管理就很难混了,如今由于近日的华为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显然让这多年前人们的猜测变成了现实,我今年也正好到了这个该“退休”的年龄,所以就想趁机悔恨一番。首先,澄清的一点就是,我并无意诋毁这个IT行业,我只是希望大家可以更加清除的认清这个行业。         什么叫做管理,在程序员的思维里,做管理其实很简单,就是从写代码到不写代码,哪怕是写PPT,只要不

华为   裁员  

在文章《 nftables相比iptables到底改变了什么》中,我提到说nftables是一门编程语言,这个说法可能有点过于激进,随后收到了很多的邮件来咨询详情,昨天也有人提到了类似的问题,以下这个疑问比较典型: 所以说有必要针对此再说两句。首先,nftables包含一整套的逻辑,包括用户态nftables程序,内核态的Netfilter nft模块以及用户输入的nftables命令。三者关系如

nftables   Netfilter  

周五晚上,终于下了雨,所以也终于可以乱七八糟多写点松散的东西了... 方法论问题。这个题目太大以至于内容和题目的关联看起来有失偏颇,不过也无所谓,既然被人以为“没有方法论”而鄙视了,这里也就抛出一些伪方法论,总之,就是一些大而空的东西。我并不是说方法论没有用,而是说方法论太有用了,以至于绝不能误解它。难道方法论不是从已经成功的经验中总结出来的吗?如果还没有成功的案例,那么方法论从何而生呢? So,

TCP拥塞控制   Illinois   TCP YeAH  

拥塞避免带来了很多疑惑,本文解开这个疑惑并给出一个实实在在但却很简陋的算法。         其实在基于丢包的拥塞算法中,拥塞避免的过程总是伴随着AI和MD的,不能光说AI而忽略MD。         如果考虑的是基于时延的拥塞算法,AI和MD事实上是不需要的,因为算法会根据时延的变化来调整窗口。         所以说,AIMD是基于丢包的算法中采取的窗口调整方法,其中AI保证了带宽利用率,而M

TCP拥塞控制   tcp vegas  

正文 很多人会认为一个好的TCP拥塞控制算法会让连接加速,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恰恰相反,所有的拥塞控制算法都是为了TCP可以在贪婪的时候悬崖勒马,大多数时候,拥塞控制是降低了数据发送的速度。         我在本文中会针对近期跟业内朋友之间的聊天记录,总结出三言两语。         TCP拥塞控制的终极目标绝对不是加快数据发送的速度,这种理解非常自私且肤浅!它的终结目标是在公平占有带宽的前提下无

TCP拥塞控制   BBR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