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eVPN写好了以后,感觉比较简单,我觉得只有简单的东西才经得起折腾,才能全民折腾,所以说SimpleVPN还不够简单,本文来一个更加简单的,展示一个超级简单的点对点聊天程序,而且还带简单加密哦。顺便,我们再来看下,到底什么是VPN以及怎样实现它。        QQ如今才刚刚行过成年之礼,典型的90后00前,却早已到了后浪把前浪拍到岸边的砍儿,果不其然,被10后的微信给逆袭了...好在都

P2P   VPN   聊天  

自从上周写了几篇关于BadVPN的文章后,收到很多的邮件前来询问细节。其中最多的不外乎两类,一类是询问怎么使用的,另一类则是要求我写几篇源码分析。先来一个一个说。 1.关于BadVPN的使用问题和OpenVPN相反,BadVPN几乎没有除了配置隧道之外的任何东西,这些被排除了内容中最重要的应该就是路由了。OpenVPN中就有关于路由的很多配置,还可以从服务端往客户端推送路由,这简直太方便了,但同时

说实话,这个与BadVPN无关,是我去年年初时想的一个东西,只是觉得与BadVPN类似就单列一篇文章来说,在看到BadVPN之前,我一直都想用这个思路来重构OpenVPN,无奈场面过于宏大,加之工作又再也与VPN无关,就一直搁置了,现在知道了有BadVPN这个东西,我也就再也没有必要去想这个事了,就当是个了结吧。我把我去年自研的基于OpenVPN的重构思路在本文中阐述一下,本文中我把我的这个VPN

BadVPN   自研VPN   OpenVPN  

这可能是第一篇关于BadVPN原理的中文介绍,所以我恪守职责,希望能将BadVPN的原理阐述清楚,而不仅仅是为了欺世盗名取天下之先。 序:格尔上市这一段插在这里有点突兀,与BadVPN无关,只是我的一点实感,忽略即可。        明天小小要去厦门演出,今天是什么日子?是小小准备且出发的日子。但是同样在今天,也就是2017年4月21日(写完本文时估计已经到了22日...),上海格尔软件股份有限公

BadVPN   OpenVPN   VPN   VPN情景分析  

前言还是要感谢穿皮鞋的经理,为我指示了tun2socks这条路,然则经理日理万机无暇挖掘这种纯技术的东西,只知道有这么回事就OK了,等到需要的时候,用上即可...但我等非经理就不同了,只能撸代码,撸原理。        从tun2socks一路撸下来,就是BadVPN了。 0.什么是BadVPNBadVPN是另一种VPN框架,和OpenVPN平级等同,但是我个人认为它要比OpenVPN更加优秀。O

BadVPN   OpenVPN   VPN  

上周六晚上闲来无事跟以前的同事聊天,问之最近有没有接触到什么比较好玩的技术,答曰tun2socks。这个正合我的胃口,我所谓的好玩的技术是那种简单,有用的技术点或者技术框架,能在10分钟内领略其原理和思想,能在20分钟内跑起来,能在半天内彻底剖析它的结构,能在此后很久的时间受益无穷。OpenVPN就是这样的“好玩”的东西,网卡点灯也算,tun2socks是另一个,当然还有一个更好玩的,那就是Bad

tun2socks   BadVPN   透明代理  

继Netfilter conntrack,Linux Bridge之后又是一个半景,依然如故,我不会在文中罗列技术规范和细节,仅仅是希望本文可以帮助人们理解以太网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如此成功。 0.动机,愿景以及声明前端时间帮朋友解决一个编码问题,碰到了全双工这个概念,正好写了一个程序,实现了类似CDMA那种沃尔什编码,即从一个混合信号中分离中自己要的那部分,然而代码是好写的,往线缆上一放就全乱了,

在《 两台不同网段的PC直连是否可以相互ping通》一文中,我有点像在玩旁门左道,本文中,我继续走火入魔。两台机器,M1和M2,各自有一个网卡eth0,配置如下: M1的配置: eth0上不配置任何IP地址。 M2的配置: eth0上不配置任何IP地址。 .... 爆炸,机器上都没有IP地址,通个毛线球啊!!         我只是想在7年后进一步阐述一个常识,即能否互通,路由是根本。在7年前的2

IP路由   Linux iproute2  

前言很多人在学习网络的时候,都只是注意到了IP层以及TCP,UDP,HTTP,DNS等协议的存在,而真正的传输网却很少有人在意。这是因为网络技术本身就分两个圈子,一个是计算机圈子,另一个是通信圈子,这两个圈子几乎是隔离的,自从教科书上了解到以IP为界将网络分为了资源子网和通信子网之后,很多学计算机的就再也没有接触过底层的传输网,学通信的也很少涉及上层的业务网。但是如今似乎有融合二者的趋势。    

SDH   ATM   OTN   MPLS   PTN  

昨天跟朋友讨论区块链,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通俗的解释法。         如果把比特币交易网看成是比特币交易网络总的账户清单,那么如果这个交易清单上没有盖章,则它就是没有权威性的。就像是很多正规发票都要满足两点约束,一个是手写无效,另一个是必须有开票方的盖章,不然的话,岂不是谁都可以开票,谁都可以改写金额。比特币的交易网络总账户也一样,这个账户是下面的样子: 如果这个没有一个盖章机制,这张交易图就是

比特币   区块链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