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神题”:小明的悲惨人生

iamlaosong评:喜马拉雅上听到的,觉得很有意思,听得让人怀疑人生了偷笑。网上搜了一下找到文字搞,居然还有人写了答案。最后一个答案比较详细,分析的头头是道,但认为煤老板是两个人显然不合理,因为如果煤老板是两个人,和煤老板女儿结婚有什么尴尬呢?转录如下:

公交车上,小明看见小偷偷了一位女士的包包,灵机一动,说:“妈妈你包掉了,这位叔叔帮你捡起来了。”小偷尴尬笑了笑把包还给了她。下车的时候,那位女士拉着小明下车。小明急了说:“她不是我妈妈!”乘客们都笑着说:“这孩子又调皮了。”

然后小明被卖到外地挖煤,小明努力工作,得到了煤老板的赏识,一年后(改为几年后较好:iamlaosong注)煤老板重疾而亡,把家产传给了小明。


小明为了感谢当初拐卖他的女士,四处打听才找到那位女士,并从一个乡下路边红灯区把她赎了回来,请她大吃一顿,然后卖到了生意更好的东莞。

晚上,小明收到电话,母亲已经病危,最后透漏小明是从人贩手里买的,留下一丝线索就撒手人寰。小明几经艰苦找到生母,结果就是东莞那个。。。生母表示当年第一次拐卖小孩被公安通缉,一个煤老板收留了她,和煤老板有了小明后,被老板正室发现,偷偷将小明卖给人贩。

而知道真相的小明已经和煤老板女儿有了孩子。尴尬悲痛时,做了鉴定却发现老板女儿和他没有血缘关系,小明高兴之余,和自己孩子也做了鉴定,结果孩子和小明不是父子。。。最后小明发现孩子和煤老板才是亲子关系!

问:这个故事中出现了几次违法犯罪行为?涉嫌什么罪名?如何量刑?(本题30分)


原题下精彩留言分析:

@安东尼·李:能出这题的老师,应该是尝尽了人间大喜大悲

@云深无迹:小偷,公共场所扒窃,盗窃罪;小明,拐卖妇女罪。小明生母,拐卖儿童罪;小明养母,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罪;煤老板构成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罪,可能构成窝藏罪;

@琴剑客:1,小偷,扒窃罪,拘役或管制。未遂,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不构成犯罪的做治安处罚。 2,生母,拐卖父母儿童罪,多次从重处罚。 3,养母,买卖妇女儿童罪,减轻或者从轻处罚。 4,生父,雇佣使用童工,重婚罪,拐卖妇女儿童共犯,数罪并发罚。 5,小明,拐卖妇女儿童罪,从重处罚。 6,生母,卖淫嫖娼罪,多次,从重处罚。

@隔壁幼儿园:个人思路: 1.小偷公交车盗窃,属扒窃,不管既遂未遂及金额,均可追诉,被小明出言制止后,发现犯罪无法得逞把钱包主动归还,犯罪未完成系受其意志意外的原因,应认定犯罪未遂,不成立犯罪中止,比照既遂从轻处罚; 2.小明被卖,小明生母(女士)、煤老板甲(按照题干意思,似乎收买小明的煤老板甲和作为小明生父的煤老板乙不是同一人)拐卖儿童罪的共犯; 3.煤老板甲使用小明进行挖煤一年,小明系小孩,应未满16周岁,煤矿属于井下作业,劳作持续一年应可认定情节严重,煤老板甲可构成非法雇用童工罪; 这里有个时间跨度问题,题目虽说小明挖煤一年就通过遗赠取得遗产,但未说明其有通过法定监护人帮忙管理遗产,此时应推断其已成年(未成年人可继承财产但财产应由监护人代管),而之前又说小明是“小孩”状态下被拐卖,小孩应指儿童,参照最新的拐卖妇女儿童解释,儿童指14周岁以下,据此推断小明应该挖煤四年(14至18)至少,并非一年,似乎出题不严谨; 4.小明将女士赎回,算解救,不违法;8.小明生父与正室有法律婚姻,与小明生母有事实婚姻,最高法1994年关于事实婚姻可认定为重婚罪的批复已经于2013年被最高法自行解释废止,今年来实务界也大部分认为事实婚姻不属于婚姻法所保护的婚姻制度,今年来也极少出现类似判例,个人认为不够成重婚罪; 9.煤老板乙女儿与小明无血缘关系,可推断女儿并非煤老板乙亲生,该女儿又在与小明婚姻存续期间与煤老板乙剩下一子,同样存在一个法律婚姻(小明)和事实婚姻(煤老板乙),结合第8点陈述,个人仍认为其不构成重婚罪,属于道德问题,双方如为此提出离婚,适用民法、婚姻法等法律法规调整! 补充一点:小明生母为公安部通缉人员,小明知情不报,应构成窝藏包庇罪,但双方为直系亲属,可从轻处罚! 好多坑! 小明生母有两次拐卖小孩行为(公安部通缉一次,拐卖小明一次),应按两次拐卖儿童罪定罪量刑,再决定合并执行刑期; 正室拐卖小明时用了“偷偷”修饰词,小明又自小对自己系被拐卖一事不清,推断小明被正室拐卖应未满六周岁,属于新版拐卖妇女儿童解释的婴幼儿,对正室应以偷盗婴幼儿后拐卖来定性,属于拐卖儿童罪的情节加重犯。

相关文章
相关标签/搜索
每日一句
    每一个你不满意的现在,都有一个你没有努力的曾经。
本站公众号
   欢迎关注本站公众号,获取更多程序园信息
开发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