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末世浩劫:牌照之殇,坏账爆发,资金断流


从去年的野蛮生长到今年的凯歌高奏,再到监管的手起刀落,中国的现金贷行业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快速走完了一个生命周期。




文 | 张雨忻



“动不动就要我们报送客户数据,数据被你们泄露了怎么办,损失你们承担吗,我们怎么向股东交待?” 在近期一场行业论坛上,一位头部现金贷公司高管在圆桌环节直截了当地质问坐在他几米开外的监管者,气氛剑拔弩张,场面十分尴尬。这种监管与行业之间矛盾公开化的场面非常罕见。


监管层对现金贷的步步紧逼,已经让整个行业充满了火药味,人人自危,如惊弓之鸟。


12月1日,央行联合银监会共同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现金贷业务做出了一系列非常严苛的约束,包括:持牌经营、利率不得高于36%、无消费场景的现金贷暂停发放、禁止现金贷通过P2P网贷融入资金,银行不得为无牌机构提供助贷资金等。


可以说,这一次的监管,步步紧逼、招招致命。一夜之间,现金贷的盛世狂欢快速谢幕,行业进入严寒凛冬。


暗流涌动的牌照市场


每一次强监管的降临,都会唤醒牌照这把悬在所有金融企业头顶的尚方宝剑,现金贷也难逃这番命运。没有牌照,便意味着领到一张死刑通知书。牌照管制和供需的极大不平衡必然会带来一个繁荣的地下黑市。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近期透露,目前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平台约有2693家。在这数以千计的现金贷公司中,只有极少数公司通过互联网小贷牌照开展现金贷业务,大多数开展现金贷业务的公司都处于无牌照的裸奔状态。


据网贷之家统计,截止目前,全国共批准了213家网络小贷牌照。其中,17家P2P公司共获取了20张网络小贷牌照,30家现金贷公司共持有35张网络小贷牌照。持牌的放贷机构不过区区50家不到。


常年浸泡在行业里的借款中介周易新则告诉36氪:“还有一些有牌照、但主营业务不是金融的公司在悄悄做现金贷,现在的200多张牌照里,其实大概有一半的公司在做。” 


即便如此,也意味着95%以上的现金贷平台都将因没有牌照而跟这个一度让他们赚的盆满钵满的造富神话彻底再见。


为了获得生存的机会,他们必须抢到牌照。牌照中介刘庆能感觉到,市场上已有的买家明显着急了,“赶紧签赶紧签,我赶紧给你打定金”,买家每天都在催促刘庆。


但这个市场正变得对买家越来越不友好。“我现在手上有一张牌照,本来是4500万,现在涨到了1.8亿。” 刘庆告诉36氪,“买卖双方现在都在适应市场的变化,对于卖方来说,他觉得你买方买不到了,就胡乱涨价。”


刘庆称,网络小贷牌照的价格在上半年是3000多万,现在是4000多万,好几张都报价在4200-4500万的区间。以今年9月的一次网络小贷牌照交易为例:神州数字全资附属公司新疆九域仅以3500万元就取得马鞍山安信小贷100%股权,从而取得小贷牌照。


然而,在互联网小贷牌照禁令下发第二天,有人就发出8000万转让互联网小贷牌照的信息。转让方式是2年内股权代持,2年后股权变更。


这张注册于西部地区的拟转让互联网小贷牌照,“牌照费+中介费,全部税后8000万”。然而,只有钱还不行,转让牌照对买方的企业资质、类型、成立年限、盈利状况及纳税等情况都有较高要求,其繁复程度近似于重新申请一张。比如,“有的地区要求,小贷公司主发起人变更至少须3年,注册资本金在3个亿以上。金融办对买方资质要求很高,不予通过的概率很大。”刘庆说。


另一位牌照中介告诉36氪,尽管报价短期内在升高,但目前仍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市场被冰封了,买卖双方都不太敢出手。“我目前了解到有一张牌照处在交易,买卖双方都是大公司,卖方觉得业务做不好才打算脱手。”


部分买家甚至担忧,一旦监管继续加码,牌照随时可能会变成一张废纸。上述中介告诉36氪,“没牌照必死,但有牌照也不是就拿到了免死金牌,监管可以发牌照,也可以没收。”


尽管牌照大受追捧,但还是有公司对买牌照这件事非常谨慎。某互金公司刚拿到网络小贷牌照,其副总裁颇有感触:“持有牌照的成本也不低,比如必须要有业务量和活跃度,所以牌照也得烧钱养着,监管很讨厌公司拿着牌照什么都不做就拿去转卖。”


未来,待牌照的整顿和重组结束,一切规则明晰之后,牌照的流通仍将不可避免。甚至,公司不需要获得一张牌照,仅仅是获得牌照的使用权便可,而通道、挂靠、交叉持股、成为子公司等方式,都可以帮一家公司间接获得牌照的使用权。


失信的“老哥”和最后的疯狂


现金贷平台数量的快速增长和现金贷用户规模的急速膨胀如同一片潮湿的土地,滋生出了大量危险的共债人群,在监管暴风下,他们成为了行业崩盘的定时炸弹。


点融网CEO郭宇航此前曾表示,每天,超过5万人成为现金贷的新借款人。而据一份第三方数据显示,在今年8月和9月,现金贷的月度新增借款人超过400万。


而这庞大的借款人群体中,共债人群占比惊人。一位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员工告诉36氪,“在两个以上平台借过钱的人保守估计占整个市场的60%,甚至可能是80%,借过3到5家的也不低于30%。”而这些人的逾期和成为坏账的风险是普通用户的3到4倍。


“现金贷现在看起来很赚钱,但金融业务的风险是滞后的,如果后期的坏账率突然抬升,赚的钱在那时候都要吐出来。”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道。


不幸的是,坏账爆发的苗头已经出现。


自11月21日网络小贷牌照禁令发布以来,多家现金贷平台的坏账率开始抬头。一家现金贷公司的风控员工表示,他服务的平台过去一周的逾期率突然上升,远超平日正常水平,到期账款多数都发生了逾期。


尤其,当头部现金贷平台开始收量时,位于食物链中下层的现金贷平台以及后期新进入的平台,它们的首次逾期率将急剧增高。据网贷之家统计,大部分草根现金贷公司的首次逾期率一般维持在20%到30%之间,现在却可以高达60%。


高逾期的背后,是因为有一些多头借贷的用户,他们真的还不起钱了。


原本,用户在一个平台把欠款还上后,马上就能申请出一笔新的贷款,但最近,收量的平台“套路”了不少用户——钱还回去,就不再放新贷款。于是,不少靠着借新还旧维持自己现金流的借款用户傻眼了。


“被一两个平台套路之后,老哥们的现金流断了,干脆剩下的平台都不还了。” 周易新告诉36氪。而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债务危机就会立即爆发,并且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逐渐传递至整个行业。哪怕是有牌照、经营健康的公司,也难免受到牵连。


而更令现金贷平台苦不堪言的是,一些用户开始明目张胆的不还钱。某现金贷平台表示,在客服接到的电话中,有借款用户主动打来表示还不上款。还有用户更以“你们是高利贷”为理由拒绝还钱,甚至表示,要向“有关部门”举报。


“平台关门和到期还款,到底哪一个先来还真不一定。” 某现金贷平台CEO梁冰开玩笑道。于是,几乎所有平台都加大了催收力度,哪怕还款率已经达标。


“把能收的账收回来就不玩了。” 这是梁冰在10天前的计划。而监管的一纸通知下达,让这家没有牌照且靠高息维持运转的平台,瞬间紧迫起来。12月1日当晚,该平台的催收人员通宵未眠,打爆了借款人的电话。


一些“不要命”的小平台,体验了一把行业最后的疯狂。在监管不断释放信号的这段时间里,它们反而与大平台背道而驰,加大了放款量,想法无外乎是,“反正肯定要撤,那就最后赚一票。”


然而,当初疯狂的放款,等待着的必然是疯狂的催收。周易新从很多现金贷平台了解到,“这几天催收订单量猛增,然而催收效果很差,很多账款都收不回来,催收员工资都拖欠了。”


对于这些公司来说,告别现金贷行业已成定局,最好的结局莫过于能够全身而退。


降息,资金撤出和全面溃败


坏账可以拖垮一个平台,降息也可以。然而,这是95%的现金贷平台如今不得不面对的困境。


整个11月,在监管风声密集散布出来的这段时间里,36%的红线几乎要成为行业共识。一部分具备一定获客和风控能力且利润丰厚的的头部现金贷平台率先开始了降息的未雨绸缪。


11月26日,处在现金贷第一梯队的掌众金服对外宣布,其产品的综合息费均已降至年化36%以下,而此前的年利率,则是超过100%。内部人士称,“我们3个月以前就已经开始做息费调整了,26日是所有的技术测试完成,正式做产品切换。” 


趣店则做的更极致。在最近一次公告中,趣店称自11月30日开始,通过支付宝消费界面完成的所有交易最高年利率均不会超过24%。这与支付宝强硬的态度有着直接关系——支付宝表示在其界面上的信贷服务年利率必须调整至24%以下,否则下架。


这让不少人彻底看衰了现金贷行业。“高利贷不用高利息还怎么玩的下去?” 某美元基金投资人对36氪说。一家头部现金贷平台的CEO也向36氪表达了相似的意思:“小额短期借款,应该要有单独的监管定义,不能粗暴的对利率一刀切,那是不科学的。”


然而,监管对于行业内对现金贷利率“区别对待”的呼声并不买账。12月1日的《通知》中,36%的法律红线赫然纸上。


“除非自己有场景能获客,或者有稳定低成本的资金来源,否则这个利率没法做小额短期的现金贷业务。”某独角兽互金公司副总裁崔宇对36氪说。可以说,仅这一条红线就可以给大量草莽现金贷平台判下死刑。


而对于这个由高利息和迅速增长的规模支撑起高利润的行业来说,更加釜底抽薪的事情在近期发生了——资金端全面抽贷,撤出现金贷行业。这意味着现金贷依靠源源不断的资金供给实现高速增长的时代要终结了。


11月中旬,据某城商行高管透露,尽管当时还没有明确的政策公布,但监管层已经通过窗口指导的方式,开始限制银行向现金贷提供资金。另外,行至年底,银行的贷款额度也基本都消耗完毕。所以,他们不会再向现金贷平台投入新增资金,最多是把存量消化完。


其实,早在几个月前,银行就开始陆续减少与现金贷公司的合作,只有一些资质很好的头部平台才能拿到银行和信托低成本的钱。哪怕你已经跻身第二梯队,恐怕也难以撬动银行的资金大门了,P2P资金是大量长尾现金贷平台唯一的选择。


但承载着大量散户理财资金的P2P最近也打起了退堂鼓。近一段时间里,很多P2P平台都在担心监管的最终落地会给市场带来巨大震动,导致风险集中爆发,从而引发理财用户的恐慌,发生挤兑。


而更糟糕的是,监管出台后,就不仅是资金端主动撤出这么简单了。《通知》中禁止现金贷平台通过银行等金融机构以及P2P渠道进行融资,也禁止银行与无牌照的公司进行联合放贷。这意味着,哪怕资金没有主动撤出,现金贷公司也必须掐断上述所有的资金来源了。


牌照制约、坏账抬头、利息下调、资金清退,摆在现金贷公司面前的每一条路似乎都被堵死了。呈现在行业面前的,是一场可被预期的全面溃败。


幸存者只可能是那些持续在获客、风控上精细化运营,并且有着丰厚的收入和利润的头部公司。如果没有利润的积累,很难扛住这次监管巨震带来的冲击。当洗牌结束,大量竞争者退场,所剩无几的现金贷公司将会重新瓜分这个市场。


撤退,转型


不只是现金贷公司,这条产业链的上下游,都开始了大撤退。


在金融超市的圈子里,很多人都开始为退场做准备。这对于赴美上市不久的融360来说不是个好消息。


现金贷公司对此的感受最直接。梁冰表示,“我们一直合作的的贷款超市里有一半最近开始就不愿意继续跟我们合作了。” 周易新也告诉36氪,不少金融超市下架了近一半的贷款产品,收入直线下降。这个流量枢纽这一次被监管绑住了手脚。


贷款中介也遭殃了。


“这是这一年多来我最迷茫的时候了。” 周易新有些感慨,他的团队本来已经做到了月收入七位数,而现在,几乎所有的现金贷平台都在收量、关门。“没有口子可以下款了,现在只能做做简单的套现和银行的现金贷产品,但我们的用户资质太差,通过率很低。”


原本帮用户做的“代还”也被迫中止了。 因为平台都在收量,帮用户还钱之后很可能就贷不出新的了,这就成了砸在周易新自己手里的坏账。如今,数以万计的贷款中介不得不逐渐放弃利润高企的现金贷,转向其他的产品,甚至是线下高利贷。


而对于还有资格继续经营的现金贷平台来说,如果不退出,那就转型。


“从21号开始,我们所有一大半员工几乎天天加班到深夜。不仅要重新设计降息产品,还要落实把平台转型的事情, ”一位现金贷公司员工告诉36氪。


《通知》将现金贷定义为: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无抵押。并且指出,所有贷款发放,必须明确用途,不能发放无指定用途的贷款。


这意味着,没有场景,就没有贷款业务。


这对于原本已经在着手转型做大额、长周期现金分期业务的公司来说,是当头一棒。而这样的平台不在少数,崔宇告诉36氪,大约从3、4个月前开始,已经有平台开始筹备做大额现金分期产品了。


但也不是没有空子可以钻。据一本财经报道,一些贷款平台在用户申请贷款后,加了一个环节——询问用户借款用途。

(图片来源:一本财经)


这只是缓兵之计。据某监管层人士称,监管出台后,行业一定会出现不少让监管看不懂的应对办法,这样还要持续博弈一段时间,但最终这些“空子”也会被纳入监管之中。


长远来看,要满足“有场景”,现金贷公司有两条路可以选:和有流量的互联网平台或线下场景合作,亦或是自建场景。而大多数公司无疑会选择第一条路,可以与场景方联合开发消费分期产品,也可以仅仅输出风控和业务系统。


11月中旬,趣店上线了名为“大白汽车分期平台”的汽车消费金融业务,原本的现金贷业务来分期将借款人的借款额度分为两部分——10万元的汽车贷款额度,和此前的个人信贷额度。 


但行业普遍对现金贷公司去做消费分期并不乐观。"很多场景的分期都被证明是个伪命题了,风险很高,不然那些公司为什么都要来做现金贷?"崔宇也没想明白转型这件事。


点融网创始人郭宇航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对于市场来说,更像伪概念。在很多线下场景里,业务员会和消费者串通,先申请手机分期,拿到价值3000元的手机后,直接将手机还给商家,消费者得到1000元现金,手机只是套现的道具而已。”


在崔宇看来,不要做哪些容易套现的商品的分期业务,因为用户很可能拿到商品就卖了,这还是变相的现金贷。


而这只是行业正规军的转型之路,对于95%不得不离场的现金贷公司来说,他们也有两条路:回到线下,或是出海。


回到线下是用户需求所驱使的。周易新的客户几乎都是欠着数十个平台的钱,如今现金贷停了,这些人却还要继续找到钱,生存下去。于是,黑暗的线下高利贷市场又将再度苏醒,而这是一个更加残酷的世界:借1000,砍头息几百块,年息上千。


但一位业内人士判断,会选择重回线下的现金贷公司不会多。因为线下高利贷业务不好批量获客,规模做不大,习惯了日进斗金的现金贷公司恐怕难以适应。


东南亚市场是另一个逃生出口。同时身为星合资本董事长的郭宇航最近让团队去了好几趟东南亚,考察现金贷。"一些头部公司都出海了,比如掌众,再加上规模小一些的公司,有上百家了。国内的路封死之后,明年还会有更多。"郭宇航告诉36氪。


如此,从去年的野蛮生长到今年的凯歌高奏,再到监管的手起刀落,中国的现金贷行业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快速走完了一个生命周期。


监管的暴风雨过后,一片废墟。最终能从废墟里爬出来的,又有多少呢?


(文中周易新、崔宇、梁冰均为化名)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百亿富人制造机:拆解现金贷 | 深氪


本站公众号
   欢迎关注本站公众号,获取更多程序园信息
开发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