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去世的一大批复旦同事

已去世的一大批复旦同事

     我今年85,1960从北大毕业分到复旦后与许多教师公事过,其中不少人现在已去世,且大部分年纪轻轻的在不该死时去世!下面我列出他们的名字和我了解的情况。

蒋知本 —— 这是我最早知道去世情况的一个同事,我1964年进入机房不久就与他一起搞602机制造,他是培养去英国的对象,但后来得到了肺病(好像是肺癌,不是肺结核),住进了肺病医院,我们去看他时鼻孔里插着管子,样子已很惨很惨。他去世时年龄可能还不到30岁!

姚   晋 
—— 就是602机的设计者,我1964年进入机房后认识他,他是文革一开始就死的,可能是作为学术权威被斗,想不开而投海自杀的,他的尸体我们没有找到,只在海滩上找到他穿过的袜子。 他去世时年龄可能还不到50岁!

顾德全
 —— 也是搞计算机的。我和他1968年一起搞过磁芯测试仪。他是因白天在单位里一人
搬桌子,从楼上到楼下,可能伤了身体,当天晚上死了。
他去世时年龄可能还不到40岁!

毛沛仑 —— 我们不是同事,他是医生,我是病人,但我们关系很好。是他治好了我的病——风湿性心肌炎。这是我60年冬去崇明围垦后得到的2个病之一,另一个是浮肿,很快就治好,而风湿性心肌炎,症状是每年秋季发低烧,心跳90左右,别的医生一直未治好,而他1966年把我治好了,所以我非常感谢他,并从此很要好。他可能是中专毕业,工资低,为了节省房租,一个人搬到现在复旦东南校门门房去住(当时此门不开,门房无人住),因担心夜里有坏人来,曾邀我一起去住。他死是67年暑假,回家探亲回来自杀的。什么缘故不清楚。他去世时年龄可能也不到40岁。

许自省 —— 许是比我年龄大的教师,1962年他教《程序设计自动化时我帮助辅导。他57年曾被错划为右派。他告诉我,他退休时因没有评上教授而拒绝办退休手续,后来不知怎样。

叶君平 —— 无线电线路教研组成员。我们一起搞过示波器设计。他是病死的,得的是肾上腺病。 
朱士灿 —— 
叶仰林 —— 
陈苏阳 —— 
陈火旺 —— 
李玉西 —— 
闻人德泰 —— 
谷超豪 —— 
谢希德 —— 
招兆铿
本站公众号
   欢迎关注本站公众号,获取更多程序园信息
开发小院